評論

「後創新時代」來臨 意味企業家的終結?

後創新時代
  • 1
    Share

近日,有聲音指「企業創新的最好時機」已經結束,行業質疑創新科技未來的發展動向,也標誌着各行各業已被巨型企業主導,包括Apple、Amazon、Facebook、Google、阿里巴巴、Microsoft,它們的優勢大幅拋離落後者,科技界尤其明顯。

「後創新時代」這個字暫時沒有官方定義,但大致可理解為:市場被大企業壟斷、起始成本高、企業競爭力同質化、技術被掌控在巨頭手上,簡單說就是「生意難做」、「難以取得突破性發展」。

一個巨頭的誕生,不少人都會將之「神化」,什麼「源於一個概念」、「找到合適的投資者」令一間企業一夜間雄霸世界,林林總總的企業奮鬥故事都出來了。

沒錯,這些巨頭把概念轉化為實物,但若果沒有把生產線外判給發展中國家、若果沒有互聯網把產品銷到這些市場,恐怕這些所謂的巨頭只是一個區域性的品牌。所以沒有全球化,就沒有一間企業能稱霸世界。

在全球化的大環境下,擁有龐大資金的巨頭開始涉足不同行業,幾乎每一個國家、行業都看到它們的身影,在日常生活接觸到的應用程式,背後的金主可能來自它們當中。就是因為它們每一次的投資額巨大,加上技術支持,其規模幾乎能在短時間之內為業界帶來革命性的改變,衝擊每一個行業的固有秩序,形成今日的「後創新時代」局面。

這種巨頭的營運手法類似「中國式」投資,大手筆入市。但自由市場裡的商機處處,若然企業耐心觀察,可能會在這樣漸漸整合的環境裡找到創新的機遇。

如果將創新企業的成功定義為名留青史,以發展成市值過百億元的大企業為目標,那也許世界正步入一個青黃不接的時期。但若我們將成功定義為研發廣受歡迎的新產品,並賣予千千萬萬的用家,在短時間內賺取上十億元,那現在可能是個發展良機。

沒有差異 就沒有商機

製藥業是其中一個最早將科技商業化的行業,研發創新技術也是這個行業的生存之道。當年,在歐洲藥行主導世界的年代裡,許多較先進的藥廠都是在1780年前創立的。直到現在,規模最大的十間藥廠中,八間都有上百年歷史,合共擁有近9成半的大眾藥物市佔率。驟眼看,市場似乎已接近飽和,但事實上,在2014到2015年間有多於100間生物科技公司上市,並籌得100億元資金。這些創新企業憑藉一隻革命性藥物,縱使大型藥廠在上百年前已早着先機,它們仍然有機會跑出。

但這些創新企業是如何由第一步走到上市呢?

那些大型藥廠忙於擴充業務,如令新藥通過臨床測試、通過食物及安全局的審核等等,很多都偏離了藥物研發的本業,轉到更偏重市場推廣和營運這些技術含量比較低的業務。正因為企業規模過於龐大,官僚主義盛行,營運效率低,不再適合去研究及開發革命性的藥物,外判反而令營運更具效率,變相造就創新企業的大商機。創新企業可以專注於研發新藥物而無需擔憂尋求資金,市場細分更加多元化。

這種運作模式類似中國政府實行的「國企主導」政策,以國際扶持的企業為中心,將服務及生產外判予周邊中小企業,從而帶動整體經濟。

創新企業要在外判大爆發的世界裡佔一席位,生存之道就是在本業做得比人專業。

以美國食品業為例,儘管市場被Coca Cola、Walmart及Amazon等超級巨頭壟斷,去年仍有614間新創食品及飲品公司被收購。

這些創新企業來自不同食品範疇,它們的產品卻單一得令人吃驚。Krave Jerky專注生產古法秘方牛肉製品,Dave’s Bread則專注生產麩食品。兩個小眾品牌最終都被大型企業收購,平均以超過2.5億賣出。

要在營運與發展之間取得平衡,巨頭們須急於尋找投資目標,且有跨行業投資的趨勢,令小眾品牌的發展空間更大。自2001年起,Google已收購了至少211間初創企業,IAC亦收購了Match.com網上交友平台,連帶共收購了45個品牌。

在現實當中,透過外判訂單,不少白手興家的初創企業都能成為業界龍頭。這些初創的起動資金極少,最終因為做得比別人專業,終以巨額資金出售。如果初創企業未能籌集到足夠資金,應以企業規模較小的業界發展。

另外,收購也不是這些初創企業的唯一出路。CHOBANI是專門生產乳酪的初創品牌,在過去十年間不斷發展,現時已佔整個乳酪市場的兩成份額。這意味著,無論外判或自家經營,全球的未來發展將會是越來越專門化。

其實一個巨頭的殞落,並不是沒有可能。在現今複雜多變的商業環境下,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

由最初Friendster被Myspace取代,Myspace又再被Facebook擊敗,最後Facebook更直逼Google,前後也不過10年。Microsoft也曾看似無懈可擊,但最終還是被Apple iOS逐漸取代而面臨衰落。自Window 7之後,每一個新版本推出都會被市場唾罵,連CEO也不得不承認Window手機的失敗。科技的發展一浪接一浪,有時不一定被後者推翻,可以是大企業的一個決定,導致永無翻身的機會。

Google、Facebook、Apple和發阿里巴巴的成功,在於其把握到智能手機時代的黃金機會。反觀Microsoft和日本一眾企業,還緊抱著電腦時代的商業模式,思維停留在互聯網的單一營運上,就等於將原本有的優勢,拱手送給對手。AR平台將有機會取代智能手機平台,或至少為固有秩序帶來衝擊,這些巨頭能否成功將技術和經驗移植到新平台上,是一個生與死的問題。

只要把握到機會,外判商也能在某行業中脫穎而出成為龍頭。

那在這「後創新時代」裡,初創企業要怎樣做才能跑出呢?

答案就是要不停投資,並專注在本業上。

Magic Leap共投資了19億美元去研發一種能媲美OLED的全新視覺產品,若項目成功且取得專利的話,它將能與Apple、Facebook、Google及Microsoft在AR平台上一較高下,分分鐘取而代之成為領導世界的巨頭。

Nvidia成立於1993年,專門為電子遊戲玩家研發更好的顯示卡,現時它已成為一間市值幾十億美元的企業。過去十年,Nvidia只專注於生產電腦的一小部份零件,卻投資了數十億去研發技術。目前,全球人工智能都極度依賴Nvidia所提供的硬件,任何需要發展相關技術的企業都一定和Nvidia扯上關係,令它的股價水漲船高,在過去兩年升了超過十倍,市值是Telsa的2倍!

更甚的是,以往Nvidia只是巨頭的外判商,搖身一變成為主導世界人工智能晶片的主要供應商,這完完全全是以技術取勝。

撇除細規模公司看,Sony單單研發 Playstation 3就花了30億美元,而Microsoft也花了超過1億美元改良Xbox的控制器,莫非都是為了保持優勢。兩者雄霸了主機遊戲市場多年,根本無人可以打破它們的優勢。

雖然營商環境不斷在變,但無論對巨頭還是中小企業而言,不停投資並專注在本業上,就是生存永不變更的黃金定律。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