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與金融

中國文化大不同 入華外國科技巨頭失敗原因

Wechat

Facebook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網路,擁有超過20億活躍用戶,若非中國拒諸門外,其活躍用戶人數應該不止如此。

近年,Facebook的業績雖然向好,但活躍用戶下降、新用戶人數急跌,這些都為企業帶來很大的隱憂。這意味著Facebook在無法透過開發新市場來獲取更多用戶的情況下,需要對現有用戶群開發更高價值的業務,例如廣告及文章植入廣告等,這些都與巨頭Google的利益有直接衝突,預期未來將會有更多法律及技術爭議,發展的路不會太過順利。

Facebook的創辦人Mark Zuckerberg為了將Facebook帶到中國,多次在公開場合上用普通話演講,更在天安門下練跑。早兩年,Facebook更高調買入Whatsapp,外界視此為進軍中國大陸市場的一個動作。Whatsapp與微信功能相近,使用人數廣、功能多但廣播性能低,很適合中國市場和政府國策。

然而,上星期中國突然宣佈禁止用戶使用Whatsapp傳送圖片、語言訊息和檔案,外界指這是將Facebook的如意算盤打破,亦是中國政府對外資網絡公司傳出的一個重要訊息 - 必須使用中國自己的數據中心來儲存用戶數據,否則進入中國市場一律免問。

Linkedin的命運與Facebook不同,它一早就答應使用中國的數據中心。雖然它允許進入中國市場,但使用中國數據中心,意味著中國政府能隨時拿取用戶數據,撇除政治因素,對一向重視私隱的外國用戶來說是一種壓力,Linkedin有可能因此得了中國失去國際市場。

Linkedin最後將中國用戶和外國用戶的數據分開儲存,以減少影響,這成為了互聯網公司進入中國市場的一大指標。

但可惜的是,除了一些傳統硬件品牌能夠立足之外,綜觀眾多科技巨頭,包括Linkedin、Google、Amazon等等,似乎無一間互聯網公司成功在中國站得住腳。當然,Facebook的死因很明顯就是被中國當局封鎖,但被允許進入中國的Linkedin和Whatsapp,一樣被打得焦頭爛額,何解?

 

外資對內地文化缺乏充份理解

中國的互聯網發展蓬勃,但若要把它看成一個互相連結的網絡,倒不如說是一個內聯網。

進入一個新市場時,適當調整市場策略、對服務商品進行本地化是必然的事。除了了解市場文化外,用當地思維去理解消費者模式是成功的要素。這也是為何一眾外國科技巨頭在中國碰釘的原因:

 

1) 中國商業文化

要分析Linkedin和Whatsapp的失敗,得從它們的對手微博、微信和QQ看起。

微博和微信的功能強大,由打機到交友一應俱全,它們基本上佔用用戶一日90%的上線時間,令競爭對手無從入手。

但最值得留意的是,中國人的生活和商業是分不開的。外國人重視私人生活,對公私兩者分得很開,他們與客戶溝通多用電郵,私人社交才用Whatsapp。中國人熱衷利用手機做生意,而且無論是社交或工作都會使用微博、微信和QQ,令三者的市場佔有率長期高企,變相功能單一的Linkedin和Whatsapp「相形見拙」。

因為中國人的社交圈與商業圈重疊,造就了使用手機做生意的機會,這就是大量微商(即以個人為主的非實體商店)出現的原因。手機上的朋友圈就是潛在客戶,因此廣交好友成為他們每日的工作,這在社會上形成一種無形的捆綁,將用戶緊緊綁起來,競爭對手根本無法打入市場,即使進入了也難以佔用用戶時間。

 

2) 競爭激烈

在中國,當一個App或概念爆發的同時,不消一星期另一個競爭對手就會冒起。

中國融資速度快、官方監管體制比較寬鬆,造就一個個競爭對手誕生。中國商人較重視發展商業模式,技術含量比較高的行業都是由官方推動,因此要複製對手的概念不太難。為了爭奪客源,一眾下游公司都「以量取勝」,將收費大幅降低來獲取訂單,並透過獲取大量訂單來令技術變得成熟,導致複製概念或技術的成本更低。

為了擺脫競爭對手,企業很多時都用很短時間決策,一個又一個新措施出台,令一向重視程序的外資顯得有點措手不及。

 

3) 政府國策

微博和微信的功能和佔用率如此強大,是因為它們覆蓋的範圍涵蓋線上線下服務,這種「大包圍」的營商模式,與中國政府背後推動有明顯關係。

這裡說的不是指微博和微信直接由官方操控,而是當官方指明要旗下所有國有企業配合時,微博和微信的合作方就會是全國最具資源的企業。

除了扶持本地企業外,一個強大的微博和微信,有助推動人民幣國際化:Aplipay和Wechat Pay剛剛宣佈與Stripe合作,推出人民幣付款功能。若果反應理想,將有更多手機用戶以人民幣付款購物,加快人民幣國際化。

Linkedin和Whatsapp要突破線下限制,需要一個強而有力、資源豐富的本地機構幫助,在中國似乎與政府合作是唯一選擇。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