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眾對荷里活電影失去興趣,那為何港產喜劇卻受到追捧?
商業金融

中國觀眾對荷里活電影失去興趣,那為何港產喜劇卻受到追捧?

中國的電影市場龐大,不少人都會以為市場之大,能容納任何電影,更何況是荷里活電影。去年的DC系列電影《蝙蝠俠對超人》(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就告訴你這並非事實。

這是有史以​​來投資最大的一部荷里活超級英雄電影。它的製作公司華納兄弟,投放了過億人民幣在宣傳推廣,儘管如此,這部電影在開幕時已比預期表現差近5成,第二週的收入更下滑近80%。雖然最後全球盈收接近9000萬美元,但銷量仍然遠低於之前分析的2億美元預測。

荷里活電影在中國失利並不是第一次,奇怪的是為何同一部電影,在其他國家會大行其道,反而在中國這個越趨重要的市場會慘遭滑鐵盧?擁有DC一眾英雄的代理權、資金雄厚的華納兄弟都面對失敗,為何一些香港製小眾電影卻能在中國成功?這令電影業人士大惑不解。

過去幾年,中國電影市場的平均年增長率達到了驚人的34%,去年總盈收達到70億美元,這個數字隨即引起了全球片商的關注。不幸的是,進入市場的門檻很高,隨了需要經過審批,每年政府只會向34部外國電影發配准播證,目的讓本地電影能選擇最佳上映時間,並在無競爭對手下獲得最佳業績。

中國政府對電影審批的過程十分嚴謹,題材有既定指引,放映日期和地點須由當局決定,而屏幕上的內容須截圖作審核。

但是,審批政策也不是「無堅不摧」的。為了避開配額,片商開始與中國電影公司合作,並邀請國內演員參演,《變形金剛4:絕跡重生》(Transformers: Age of Extinction)就是個好例子。根據行內人士透露,中國當局有一個不成文的取態,就是越多中國演員演出,審批的過程就越輕鬆;若利用合作關係,以中國電影公司的名義在國內發行,更能巧妙地避過外資審查,對「中國製造」來說也是一個走出國際的機會。

這種審批模式,不單止應用在外國電影上,也受用於本地製作。不過,審批的目的不只是為了保護本地產業,反而更多的是政治因素。

「當你和當局的關係打好,你的審批過程就會變得更快和容易。」黃吉(譯名)是北京一間獨立電影製作公司的統籌,過去3年共製作5部電影,其中2部過不了審批過程,另外3部審批了半年。

電影過不了審批,是因為題材比較敏感,也沒有人肯投資。「我們想從獨立的角度描寫一些住在偏遠地區民眾的生活,他們的存在也是中國的一部份。」然而,當局發信以「未通過審批」理由將黃吉的夢想打破。「我們的資金不足以支持一整個製作團隊,這無疑是趕盡殺絕。」

因為上映的電影數目設了限制,當局審批時考慮的因素不單是內容或題材,也會考慮到電影的利潤和潛力。

當電影與「中國製造」掛勾時,華麗的視覺效果、知名演員、龐大的宣傳陣容,要通過審批明顯只是時間問題。「我們沒有資金做大製作,沒有知名度高的演員,上映期往往不夠其他公司搶。」近年中國電影業發展迅速,批出小品的數目卻越來越少,2016年當局只批出數部投資額為7位數字的電影,在這種電影利潤化的風氣下,倒頭來是觀眾的選擇少了。

「無論是財雄勢大的外資,還是擁有背景的中資,它們永遠是最終得益者。」

荷里活式電影失色

過去,中國人會把看過多少套荷里活電影掛在嘴邊,並以此自豪。這是因為他們仰望外國文化,感覺上流,又對很多電影特技都感覺新鮮。隨著中國電影各方面的進步,中外的差距開始縮小,觀眾似乎對千篇一律的美式大片漸漸失去興趣。

「片商從荷里活電影中吸取經驗,同時注入了中國元素,成功吸引本地觀眾注意。」張魏說,他是位北京影評人。以《戰狼2》為例,它在中國軍事掘起以及反恐國策的大背景下,利用美式動作片的拍攝技巧,成功將愛國情緒、功夫、中國軍力願景與大量爆破視覺效果融合。該片全球票房錄得56.81億人民幣,是中國電影歷來的票房總冠軍。

「姑不論《戰狼2》拍得如何,它就如美國的《美國隊長》系列一樣,某程度上反映了本土的一些情緒。」張魏說。將一些流於表面的美式動作片與《戰狼2》比對,就知道中國觀眾已經開始成熟,不止追求視覺上的享受,更喜歡看一些與他們一起成長,能產生共鳴的情節。

《戰狼2》的成功,本身也與主角兼導演吳京有關。「吳京這個品牌本身名氣大,他是近年中國功夫的代表人物,就像史提芬史匹堡一樣,擁有巨大號召力。」在中國特色的電影業裡,知名演員的薪酬佔總支出相當一部份,因為演員本身就是一個最佳推廣。「這種模式在極度商業化的電影業裡並不出奇。」

中國式幽默

雖然《蝙蝠俠對超人》在中國碰壁,但這類英雄系列電影其實不是每一部都落得同樣下場。

現時英雄系列共有分DC及Marvel體系。Marvel早在十年前已以《X-Men》及《蜘蛛俠》等系列進軍內地,伴隨電影推出的是玩具人偶、裝飾擺設、主題活動及主機遊戲。這一連串推廣將Marvel角色打進不同年齡階層,宣傳效果涵蓋不同產品和時間性,容易為觀賞電影製造透因;Marvel的題材和拍攝手法也比較大眾化,老少咸宜,自然深得中國觀眾愛戴。

相比DC系列,其題材涉及政治和體制,故事著重描繪英雄的立場和血性,拍攝手法比較嚴肅大膽,受眾主要為成年觀眾及熱愛原著漫畫的粉絲,受眾自然比較狹窄。

其實中國觀眾對大眾化電影的熱愛,反映在一些港產喜劇的票房上。

近年香港電影北望神州,有部份港產電影雖然導演和製作團隊都是香港人,但為了迎合中國觀眾的口味,起用了不少知名中國演員擔當主角,內容加插了很多中國式笑話,基本上連本土香港人或國外人不會看得有共鳴,卻成功打入內地市場。這些成功的電影包括2日票房已過億的《賭城風雲》、由周星馳執導的《美人魚》和真實與動畫結合的《捉妖記》。

「當代中國存在許多社會問題,更多的是禁忌。在發展迅速的社會裡,殘酷的現實與理想對立,心裡出面巨大的落差。這些無里頭港產喜劇正正彌補了觀眾心靈上的空虛。」張魏說。因為市場缺乏小眾電影,觀眾看的都是同一部電影,觀眾之間會有共鳴。加上中國觀眾偏向對題材敏感的電影避而不談,他們談論的題材自然圍繞喜劇的內容。他們會在日常對話中引用喜劇的笑話和情節,諷刺時弊也為緊張的生活增添色彩。「這也解釋了為何Marvel超級英雄電影會比較受歡迎,不就是因為幽默感和輕鬆囉!」

雖則《死侍》被當局禁播,但外間估計,即使《死侍》能如期上映,它的表現也不會像美國本土一樣票房大勝。這和喜劇的本質有關。

「喜劇本身是一個十分本地化的藝術品。如果電影沿用本國語言,中國本土觀眾會感覺自在一點。」喜劇講求的是一種共鳴,觀眾不需要看翻譯過來的美式笑話,就能感受到情節中的喜感,而這種喜感只有本地人才能出品。如果Marvel老早看透這點,去年的《螞蟻俠》(Ant Man)就不致在中國慘敗。

中國電影未來發展

現時中國電影業處於一種發展不平衡的狀態。電影公司數目激增,批出的電影數量卻有限。部份電影公司資金雄厚,被逼走到限制比較少的荷里活投資,但種類依舊針對商業電影為多。

然而,隨著「中國製造」國策的帶動,未來電影業有出現更多發展空間的跡象。去年10月,習近平起草了第一部電影法,放寬了審查程序,又對電影院實行稅收減免。今年,外資電影的配額大幅提高。

「政府開放了配額制度中的某些限制,容許更多獨立電影進入中國市場。我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多些不同類型的電影長遠能讓行業發展更為健康。」張魏說,「未來數年可能有許許多多外國獨立電影進軍內地,但它們要打敗中國本土製作,還是要花點心思。」

資金、題材、演員、口味和商業價值還是考慮因素。雖然中國開放市場,但不意味著外資電影能佔據優勢,「用外國思維進入中國未必能有足夠的觀察緣,分分鐘推廣費也輸掉。」

現時不少中外合資的製作團隊,是由香港、日韓和中台人員組成。「因為中國投資者的出現,片商多了大批資金。然而受人錢財替人消災,要拍一部電影能在全球賣座,同時迎合中國口味,難度十足。」由不同國籍人員組成的團隊或許能為電影提高勝算,而這種做法也開始為全球片廠起用:香港的專業統籌和市場觸覺、美國的視覺效果、日韓配樂加上中國本土思維,這就是現在和未來的電影發展生態!

「實際上,中國對電影發展比我們所了解的開放得多,比如《阿凡達》這類電影,他們會主動提供場地協助和宣傳,因為政府想透過電影在國際間宣揚正面的形象。」張魏說,「另外,中國觀眾對外來電影不抗拒也提供了巨大的商機。相比美國,現時最高票房外語電影仍然是2000年發行的《臥虎藏龍》,你就知道哪一個市場的潛力更大。」

「香港人在中國電影圈很有優勢,他們比較西化,接觸的外國電影較多,題材也較廣,能與不同文化交流。中國市場口味日新月異,觀眾的要求也越來越高,香港人普遍有這種市場洞察力,在國際電影拍攝能佔重要一席位。」張魏說。

中國觀眾對荷里活電影失去興趣,那為何港產喜劇卻受到追捧?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