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二維碼支付,能幫助銀聯重拾舊山河嗎?

銀聯

5月27日,中國銀聯聯合40餘家商業銀行共同宣布,正式推出銀聯雲閃付二維碼產品,持卡人通過銀行App可實現銀聯雲閃付掃碼支付。

首批支持雲閃付二維碼的商業銀行目前包括中農工建交等,另有近60家商業銀行正在加緊測試並即將開通,年內其他主要銀行也將基本實現“全覆蓋”。全國近60萬商戶已經支持雲閃付二維碼支付,各省份同步打造了40個知名商圈方便持卡人使用雲閃付二維碼。

另外,近60家收單機構如銀聯商務、快錢、通聯、拉卡拉、隨行付等均已完成受理端改造,後續將有更多商戶陸續加入。在境外,銀聯國際正積極推動香港、新加坡、泰國、印尼、韓國、澳洲等多個境內持卡人經常出行地區的二維碼業務,計劃率先在香港、新加坡支持雲閃付二維碼業務受理。

為了配合銀聯二維碼的宣傳和推廣,2017年6月2日到8日,在全國40個知名商圈約十萬家商戶,用戶使用銀聯雲閃付揮卡、手機以及掃碼支付,均可享受6.2折優惠。

銀聯爲什麼要推出雲閃付二維碼產品呢?這樣的產品對其的戰略意義又在哪裡呢?

銀聯的利益瓜分

成立於2002年的銀聯,長期以來一直是中國境內發行的人民幣支付卡唯一交易清算供應商,而這一壟斷地位的保障讓銀聯可以坐地收錢。

根據銀聯公開數據,從2002年至2012年,中國銀行卡跨行交易額增長了120倍,而儘管銀聯並沒有對外披露財務數據,但據《經濟觀察報》、《第一財經日報》等媒體相關報導,2012年,銀聯實現營業收入108.5億元,淨利18.36億元,相比2007年度0.98億元的淨利潤,5年間淨利增長了18倍以上。

按照央行的規定,收單市場上,商戶每筆刷卡的手續費由發卡行、收單行、銀聯按“721”比例分成。銀聯作為一個銀行卡組織,卻與VISA、MasterCard這些國際卡組織不參與收單和支付業務不同,本是行業協會的銀聯還要以盈利為目標,介入線下收單市場,去搶占收單行的20%的市場。

同時在收單市場上,存在銀聯的直聯POS和銀行自營的間聯POS,但前者卻可以憑藉銀聯的壟斷地位搶占市場。在第三方支付興起以前,銀聯的直聯POS終端數量一度占到了全國60%的份額。

隨著進入者的增多,這種分成機制也使得收單業務成為微利領域。在呼籲更改利益分配機制無果的情況下,第三方支付開始千方百計地繞過銀聯進行轉接清算,收單業務也開始實現與銀行直聯,如果沒有銀聯,發卡行和收單行按73分成。

同時,第三方支付由於有巨大的沉澱資金,對銀行來說是大額存款,銀行為了拿到更多的存款,還會給予第三方支付相當的刷卡手續費的優惠。第三方支付機構收入大大增加,同時銀行爭取到更多的大額存款。

另外在業務模式創新方面,有很多時候,第三方支付機構很多創新的業務模式得不到銀聯的支持,這也使得第三方支付的很多業務都想繞開銀聯直接與銀行合作。因此,第三方支付和銀行直連,相當於降低了交易成本,增加了第三支付機構的收入,何樂而不為呢。

這個帶來的結果就是,銀聯在線上支付業務中轉接清算的邊緣化。

根據2013年的調研數據顯示,在線上支付業務中,非金融機構向銀行支付的實際手續費率平均僅為0.1%左右,大大低於銀聯網絡內0.3%~0.55%的價格水平。

第三方機構結算繞轉銀聯,導致銀聯每年手續費損失約30億元,銀聯總裁時文朝曾於2013年底發出感慨:

“我最近非常苦惱一件事,中國人民銀行批准了250家第三方支付機構,支付機構當中前20家佔了90%的市場份額,這20家機構千方百計地繞過銀聯進行轉接清算,銀聯的交易量分流得非常明顯。”

在線上支付領域取得優勢地位後,第三方支付機構(支付寶,財付通為代表)開始嘗試把銀行直連模式切入線下收單業務,直逼銀聯線下大本營。線上的半壁江山已經失去,線下的江山可不能讓你們再奪了,銀聯通過一些制度壁壘進行圍追堵截。

在和銀聯的博弈中,第三方支付也收穫不小,央行肯定了銀行直連模式的存在,表明了鼓勵創新的態度,也遭受了一定損失,例如支付寶基於POS機的銀行直連模式在線下夭折。但是,第三方支付卻攜二維碼支付再下一城,繼續搶奪銀聯的線下利益蛋糕。

二維碼支付,銀聯的一次突圍

支付寶於2011年7月1日,正式推出了手機APP二維碼支付業務,進軍國內線下支付市場。二維碼支付與傳統的銀行卡支付相比,具有以下優勢:

①攜帶方便。用戶只需要一部手機就可以完成整個支付過程,避免了日常需要攜帶多張卡片的煩惱;
②操作簡單。用戶只需要拿出手機,完成相應操作,避免了掏卡、找卡等複雜過程。
③降低商戶成本。傳統POS收單商戶需要繳納POS押金,才能實現對於刷卡支付的支持。而二維碼支付只需要商戶手機裝載一個手機APP和打印一張二維碼,就可以完成整個支付流程,成本相對於刷卡支付大大降低。
2013年8月5日,騰訊正式發布微信5.0版本,開啟了微信二維碼支付模式。支付寶和財付通這兩家最具互聯網用戶規模的公司,由於自身優勢,快速佔領線下市場,因此這樣的銀行直連模式使得銀聯的線下市場遭受了極大的威脅。

在推出初期,二維碼支付沒有統一的技術標準和檢測認證標準,更沒有相應的消費者權益保護製度,如果全面推廣可能會引發大面積客戶資金損失和信息洩露風險。於是,2014年3月央行叫停了二維碼支付,當然叫停的背後有沒有銀聯的因素,大家可想而知。

此後,央行一方面指導支付清算協會和銀行卡清算機構研究制定相關規範和技術標準,另一方面也沒有堵死掃碼支付的探索之路。在央行“有限度地”支持下,支付寶、微信等第三方支付機構推出“反掃”,讓商戶用掃碼器掃消費者生成的二維碼,一定範圍內推進了掃碼支付發展。

在支付機構的不斷努力下,隨著二維碼技術的不斷完善,二維碼終於獲得了央行的認可。 2016年8月3日,支付清算協會向支付機構下發了《條碼支付業務規範》(徵求意見稿),這是央行在2014年叫停二維碼支付以後首次官方承認二維碼支付地位。

原先銀聯對線下移動支付的佈局是NFC支付,在閃付金融IC卡淪為雞肋後,2016年蘋果公司宣布和中國銀聯合作,在中國推出Apple Pay移動支付服務,之後三星、華為、小米等手機廠商相繼與中國銀聯合作,推出NFC支付。

然而市場數據最終證明,銀聯的NFC支付叫好不叫座。 NFC支付需要商戶升級支持NFC功能的POS機,硬件成本較高,同時NFC的用戶端體驗繁瑣,自然市場難以打開。

因此,曾經寄予厚望的雲閃付NFC沒有達到預期效果是銀聯此次大力推動雲閃付二維碼支付的重要原因。

銀聯能收拾舊山河麼?

易觀智庫發布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市場季度監測報告》。數據顯示,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交易規模達到188091億,其中支付寶佔比53.7%,財付通為39.51%,兩家企業共同佔據移動支付市場90%。

二维码支付,能帮助银联重拾旧山河吗?

二維碼支付,能幫助銀聯重拾舊山河嗎?

在目前移動支付市場被支付寶和財付通壟斷情況下,銀聯想要打開局面,任重而道遠。

這並不是銀聯第一次嘗試掃碼支付。 2016年底,二維碼支付解禁後,銀聯就發布過一次二維碼支付標準,並拿出了設置在“銀聯錢包”App裡的掃碼支付產品,試圖跟上二維碼風潮。然而就是獲客的冷啟動的原因,最終效果卻是不溫不火。

而這次依靠銀行APP的用戶試圖佔領二維碼支付市場。銀聯此次推出雲閃付二維碼產品,把各大銀行APP的客戶變成了自己的客戶,解決了獲客冷啟動的難題。

但是比較尷尬的是,銀行卻打著自己的小算盤。在和銀聯合作之前,很多銀行本身已經在嘗試掃碼支付,工行、建行、招行均在2016年就推出了二維碼產品。

銀行目前進行零售轉型,掃碼支付只是其龐大的移動端功能中的一個,銀行不會投入太大的精力和成本幫助銀聯進行大規模的宣導。而這次的銀聯掃碼支付功能,只不過是對自身支付產品用戶使用習慣的加深,借了銀聯的東風培養了自己用戶對APP的粘性。

同時在與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合作上,銀行卻是各種眉來眼去。儘管他們以合作夥伴的身份出現在銀聯的發布會上,但並不影響他們與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合作。今年3月,建行與螞蟻金服簽署合作協議。今年4月,工商銀行宣布開展聚合支付收單業務,將陸續支持微信支付、銀聯二維碼及主要第三方支付二維碼產品。

在未來,完全有可能銀行自己承擔聚合支付的功能,給予用戶以良好的用戶體驗。那麼銀聯掃碼支付的市場仍舊會被銀行直連分割出去很大的市場,銀聯的局面會越來越被動。

再者,銀聯國外市場也會遭遇一場生死戰。銀聯國際正積極推動香港、新加坡、泰國、印尼、韓國、澳大利亞等多個境內持卡人經常出行地區的二維碼業務,計劃率先在香港、新加坡支持雲閃付二維碼業務受理。

儘管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在積極進行海外佈局,海外市場暫時還是銀聯的天下,但他們顯然不想再被支付寶和財付通蠶食海外市場。目前銀聯卡全球發行累計超過60億張。截止2016年10月,銀聯卡受理網絡已經覆蓋全球160個國家和地區的3600萬家線下商家,有200萬台ATM可以使用銀聯卡取現。

如今,國際化也已經成為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重要戰略。

至今微信支付已經登陸15個國家和地區,支持12種外幣直接結算;支付寶則已經登陸歐美、日韓、東南亞、港澳台等26個國家和地區,支持18種境外貨幣結算,並接入了10萬多家線下商戶門店。而螞蟻金服的海外投資進度正在明顯加快。從今年2月起已經完成了韓國、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至少5個項目的投資,超過此前兩年的境外投資總和。

因此,無論是銀聯、支付寶還是微信支付,海外市場遲早有一場大戰,在國內市場容量趨於飽和的情況下,海外市場是保持增速的希望所在。

無論是國內用戶還是海外用戶爭奪,支付工具的競爭,無外乎三點:①用戶基礎,②接入場景,③用戶運營。

在客戶基礎上,銀聯聯合銀行APP一起發布掃碼支付功能,看似在用戶基礎上和支付寶,財付通旗鼓相當,實則用戶群較為分散。

幾乎每個互聯網用戶都會使用支付寶和微信,但是並不是所有用戶都裝銀行APP,用戶對銀聯雲閃付是啥玩意兒也沒底,用戶教育做得不夠,在結賬的時候,服務員也不容易做宣導。

以前服務員可以說,我們支持微信支付,支付寶支付,用戶一听就懂,但是服務員說,我們支持銀聯雲閃付,用戶就蒙了,算了還是微信/支付寶支付吧。更不用說上文提到的銀行們各自有各自的小算盤了。

在接入場景上,銀聯龐大的線下POS佈局也解決了接入場景數量的問題,看上去接入場景的問題也好解決,但實際上用戶使用門檻不低,線下商戶其實也搖擺不定,因為為了能獲取用戶,我可以讓用戶選擇支付寶/微信,甚至刷卡支付,哪個簡單便捷就用哪個呀,為什麼偏偏要選擇你這個銀聯雲閃付呢?

我要讓用戶先看看有沒有裝銀行APP,再教用戶用銀行APP支付,每家銀行的掃碼支付都不一樣,服務員也學不過來呀。在通道費這塊,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目前還在還在舖市場,優惠力度較大,而銀聯爲了爭取線下場景,也對通道費進行優惠。

在通道費競爭這塊,第三方支付和銀聯未來會差不多,銀聯在這塊優勢不明顯,在支付寶和微信更懂互聯網的玩法下,可以通過互聯網流量資源進行通道費方面的補貼,然而銀聯在這塊卻是軟肋,所以接入場景的問題,銀聯也僅僅是賬面上的實力。

在用戶運營方面,雖然銀聯也推出了62優惠活動,學習互聯網公司進行用戶補貼燒錢培養市場,但是,從我自身的體驗來看,並沒有達到相應的目的,我到線下屈臣氏買東西,沒有找到相應的銀聯廣告位,在結賬時候,店員也不主動和我提及有這樣6.2折的優惠,在我提醒下,店員說貌似有,然後在系統上按了大半天,才進行支付成功。

因此,在用戶運營方面,銀聯總缺點基因,各家銀行會進行掃描支付功能的用戶教育,然而卻是為自己小算盤考慮,線下銀聯合作的商家在業務培訓上往往不過關,銀聯自身的用戶教育也任重而道遠。

在短期內優惠讓利實際已經已露疲態,銀聯能不能在根本上提升用戶對銀聯掃碼支付的粘性,我持悲觀態度,更不用說想逆襲支付寶和財付通了。

不過,整體上看,銀聯的競爭力不容小覷,線下掃碼市場兩強爭霸演變成三足鼎立,我表示懷疑,但是銀聯的加入將加速掃碼支付的普及,三方共同做大市場。而作為消費者的我們,就坐等各項優惠福利了,就像當年的滴滴快遞競爭時候,打車只要一塊錢一樣。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