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全球化下的大贏家Google 令互聯網走向更開明、還是獨裁?

Google

一早醒來,打開手機屏幕,用手機打開Gmail查看郵件。

幾十年來,我們一直在互聯網上生活。大大小小科技公司走了又來,Amazon、Google、Facebook和Microsoft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數間公司。但是在他們當中,Google明顯更加厲害。

Google於2004年8月18日在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人們希望這間公司革新搜索、廣告和網上影片技術。

創辦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在股票發行前發佈了IPO,詳細介紹Google與其他所有對手的分別:股東不會獲得特權,不會從股利中受益。他們的投票並不重要,因為公司管理層將擁有最高控制能力。他們容許股票大幅波動,因為利潤不是最重要,凡事以尖端技術行先。

尖端技術是成功的秘訣,令Google成為繼蘋果之後在美國擁有第二高市值的公司。從一個小小的初創企業,到擁有數以萬計員工的大企業,才用上了十年時間真不是容易。

近年,不少人都指Google正在壟斷或操縱搜索結果。有人指責Google不尊重用戶私隱,很容易被迫將個人資料交給政府監察機構。他們也被起訴在街邊周圍搜索人們的Wi-Fi網絡和地點。

儘管面臨這些挑戰,他們的進程似乎並沒有放緩。

Google正在全國各地建立新設施,並為它的員工興建校園。它們的技術正以思維刁鑽的方式演變為人工智能。它擁有一隊命名為Google Brain的團隊,負責開發能思考、學習和變得更聰明的機器。現在,他們有能力下圍棋、移動物體,更快地找到答案。他們的技術日新月異。

在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的迅速崛起中,Google擁有比任何公司都更大的野心:存儲世界所有數據。當我們使用智能手機或電腦查看Gmail時,在Google雲端上存取資料、在Google Calendar中編寫新時間表,當需要找資料時會去Google搜索,到Google財經查看股票價格,在Google上搜尋照片,用戶所有時間都被它佔用。

值得留意的是,Google增長的動力除了是創新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大部份服務都是免費的,而且相比其他技術和產品,Google又平宜又好用。一部iPhone需要$6000才能買到,但Google智能手機只約$3500;一部比較好的Mac或PC需要過萬元才能買到,但Google的Chromebook只約為$6000。

因為Google為我們提供了成本低廉的數據,令世界走向信息革命。學校能夠降低技術成本,為學生提供互聯網和學習工具。如果我們想去查找一些資料,在手機上Google一下就可以了。甚至想免費上一堂網上課程,在YouTube上就能看到,資訊成了大家的「共用資產」。

然而,這是令人擔憂的。

Google的影響力已經超越任何一個政府,甚至政府都需要他們的技術,向他們靠攏。

儘管Google訂立了數據和私隱權保障措施,依然有人會認為用戶犧牲了自己的私隱,省下了一點點的錢,就將個人資料賣給了廣告商,但消費者有什麼選擇?我們的生活走不出Google的影子。

選擇是自由商業社會的基本原則,為了保持服務質素,社會會引入更多競爭來讓企業進步,但這一小撮既得利益者,提出的一個政策影響的可以是全人類的生活習慣。Google是全球化下的勝利者,他們富可敵國,當遇到競爭對手時,他們可以隨時通過收購合併消滅對手。

他們的管理層透明度極低,他們選擇怎樣利用我們的數據、做什麼是他們的決定。雖然,現在Google的管理層依舊喜歡進步、喜歡開明,但難保有天會有所變掛。

Google容許大家都公平地使用數據,令資料是民主化、還是共產化,還是某些人比其他人更有特權去運用數據?

模糊不清。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