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

印度洋眼淚 中印角力的真正戰場 – 斯里蘭卡

斯里蘭卡

人一生有幾處地方要去,斯里蘭卡一定是其中一個。

斯里蘭卡國土形狀如一滴眼淚,因此被稱為印度洋上的眼淚。當地人喜歡將國家與台灣比較,皆因兩者的地緣政治背景都十分相似,都是位於一個區內強國的旁邊。

Colombo是斯里蘭卡的首都,它沒有屬於自己的機場,需要與另一個城市Negombo共用,而實際上機場更接近Negombo。旅客到埗後需要由機場搭1.5小時Tuk Tuk車才能到達首都市中心,因此乘晚機去的人都會選擇在Negombo過一晚。

在Negombo市內行走,大部份房屋像興建到一半的狀態,路上時不時會有野生動物走過。若深入走進區內小街,看上去到處都像頹坦敗瓦,但配上風光如畫的背景,卻讓人心情大好。早上的斯里蘭卡美得很,伸手像已摸到藍天白雲,民居亦極度有善,人文質素與印度相比好比天堂與地獄,起碼斯里蘭卡的司機不會長按著喇叭。

如果晚上外出,遊客一定會感覺很新奇:一層層黑影下泛出一點點零星的光火,是零散的房子從一大片樹林中透出的一點燭光。沒錯,是燭光,很難相信這是一個現代國家。

 斯里蘭卡科倫坡

斯里蘭卡Negombo小街裡一間間小屋。十室九空,大部份只有建築外殻

 

斯里蘭卡

斯里蘭卡的風景一流

Negombo的旅館區附近有一條出名的酒吧街。雖然整條街只有數間餐廳和清吧,但已聚集了全個城市的外國人。餐廳食物質素頗高,可能是旅遊區的關係,以當地人工資來算,價錢算頗高,但對於香港人來說,當地高級餐廳吃一個大餐配上一整隻龍蝦,才賣$100港幣,絕對超值。

要去首都Colombo,除了Tuk Tuk車,你也可以選擇乘搭火車。與印度一樣,火車的門是不會關上的,不同的是火車很有英倫風格,全木製車廂加上木板月台,一時回到了100年前的世界;沿途風景如畫,一大片農田象徵著這個國家以農立國;一天到晚都下著毛毛細雨,不過這種雨粉沒帶上雨傘都沒問題,關上火車的窗也絕不會影響觀光的雅興。

斯里蘭卡政府軍和游擊隊打了長達26年的內戰,經過7年的休養生息,經濟靠旅遊業及出口礦物才慢慢回復過來。不過,和其他後起新興國家一樣,經濟比較好的都只局限於首都市中心地帶,其他城市甚或郊區一律處於未發展狀態。

來到首都Colombo的市中心,有種感覺很深 – 中國的身影無處不在:到處都是中國建築的地盤、簡體中文、中國玉石買手和遊客,最明顯的是,中國為斯里蘭卡興建中的港口 – 科倫坡港口城。

中國港口戰術 將斯推向印度

中國承諾為斯里蘭卡提供貸款和技術,將首都Columbo「打造」成南亞的金融城市。根據藍圖介紹,包括Columbo在內的一眾沿海城市將會在10年間有數百棟商業大廈落成,部份海岸將成為貿易港,負責將貨物供應予中東、南亞及東南亞各國。

照道理,斯里蘭卡會十分歡迎中國資金流入。然而,2016年斯里蘭卡對中國的貿易逆差超過50億美元。雖然斯里蘭卡對中國出口茶葉、礦石及服裝,但金額遠低於進口中國產品,這些產品大多為機械設備、基建設備和建築服務。

兩國進出口失衡,導致出現貿易逆差的原因有幾個,可以用簡單的Push-Pull Factor去看:

第一,斯里蘭卡玉石定位比較高端,當地已有不少走商業化的品牌,有些更已有一整條產業鏈,因此它更傾向歐美中東等普遍高端買家市場,導致本身對中國市場的依賴不大。

相比斯里蘭卡,鄰近中國的緬甸所出產的礦石出產價錢更低,中國無需向運輸費昂貴的斯里蘭卡進口玉石。因地緣政治的關係,中國在緬甸有絶對獨家開採權。再從產業鏈看,現時中國商家將非洲或緬甸玉石拿到泰國設計加工,再以國內品牌行銷,成本比稅率更高的進口成品化算。

錫蘭茶葉的主要市場仍以歐美市場為主(香港亦是主要市場),對中國及一眾新興東南亞國家來說,English Breakfast Tea的吸引力不大,加上中國周邊國家如越南、柬蒲開始種植茶葉,以及中國對傳統茶葉的保護政策,不足以抵消國內對茶葉的需求。

相反,部份印度人仍然保留著英國殖民時代的生活習慣,大部份錫蘭茶葉都運到印度,令印度仍然是該行業的主要市場命脈。

第二,項目未能惠及當地企業及民間。

在還沒大興土木之前,科倫坡港口主要服務對象為新加坡、迪拜、印度及歐美市場,貿易的產品種類大多為軍事用品、食品及原材料。斯里蘭卡政府希望透過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迎來更多來自亞洲尤其中國的商機,並將港口變成區內一個轉口港。

然而,港口城各項目招標透明度欠奉,承辦商須為中資企業,所用的重型機器須為中國製造。當地企業未能獲益,中國對斯里蘭卡產品需求有限,但國內的建築和商品市場被中國蠶食,在欠下大量中國債務的情況下,如果最終無力債還就需要被逼開放更多行業予中資企業。

另外,中國政府一向有自己的一套市場方案,就是利用大量移民或當地華人作第一批顧客,鞏固企業的市場份額,再以政府對政府的協議方式,間接將中資企業帶到當地。當地基建企業地盤未穩,就被一大批中國外來企業瓜分市場;高樓大廈不斷落成,當地人薪金追趕不上通脹,情願留在鄉郊生活,令城鄉發展出現斷層。

矛頭指向中國,導致當地出現不少反對聲音,抗議中國的新殖民主義。以上各點,某程度上令部份斯里蘭卡人尋求「印度方案」,以抗衡中國在當地的發展。

斯里蘭卡寶石

斯里蘭卡人就在這些井下,用人手開採寶石礦

中國產品相對失去競爭力

斯里蘭卡的人均薪金比印度和孟加拉一眾南亞國家高,因此在勞動人口不足下,政府以發展旅遊、金融及服務業為主。

過去數年,資訊科技、金融及電訊業均表現強勁,越來越多外資進駐,引來大大小小的銀行,推動服務業大幅增長,亦開始有一些國際服務巨頭進駐。這些服務都是以區內需求為主,例如為欲進入印度的企業提供較高質素的企業服務、印刷及融資,而因為一帶一路有官方指定的融資機構,因此能為中資服務的機會不多。

外資進駐斯里蘭卡,一半是為了印度市場。從進口貿易看,兩國關係更密不可分。

現時,斯里蘭卡幾乎所有Tuk Tuk車都從印度進口,跟當地司機談起,他們大都在早上由鄰近城市駕車到首都搵食,賺美金和遊客錢,晚上再駕車回家,雖然來回達2小時,但勝在收入高。問過3名司機,他們都說,印度生產的Tuk Tuk較平宜,而且質素較穩定,對中國品牌不感興趣。

不過更有趣的是,在這個市場裡,除了印度和中國,還有一個強勁的勢力一直被忽略,就是日本。

日本產品因為技術較成熟、價錢公道,令中國製高規格產品一直處於下風。公營汽車由日本各牌子主導,近年才有一些當地中資起用中國製貨車,市佔率不高。

斯里蘭卡氣候炎熱,雨水很多,居民分佈在樹多山多地區,對建築技術要求不低,當地人比較青徠日產民用商品,例如油漆、冷氣機等。而負擔能力比較低的消費者,也只會選擇當地或印度牌子,這類商品以必需品或建材為主,例如印度製紅磚,或當地牌子瓦片。

雖然中國大力推銷高鐵,但斯里蘭卡現有的鐵路系統由英國建造,已沿用百多年,由聖城Kandy到首都都只是4小時,以現時緩慢的城市化速度、人口分佈和收入,鐵路根本不是他們急於發展的項目。

面對價錢更低廉的印度製產品,和技術上性價比更高的日本產品,中國製產品變相高不成低不就。除了官方硬銷,中國製產品並未做到真正「入屋」,而本身中國市場對斯里蘭卡產品的需求亦不高,若果不以發展港口為由,中國很難用一個較「公平」的方法去吸引斯里蘭卡用中國貨。

斯里蘭卡火車

政治味濃

斯里蘭卡百廢待興,由鄉郊需要的發電機、能源網、房屋建材、農業技術,到較發達城市的基建、機場、道路網,加上地緣政治,當然是各大國角力的戰場。

但以目前來說,一個區區1500萬人口的島國,在接鄰地區便能找到其產物的替代品,中國如此大力投資,背後明顯有著重大的政治考量。

不過,斯里蘭卡地緣與印度相鄰,由經濟發達的Mumbai或科技城市Bangalore飛去Colombo都不出數小時,入口印度產品價錢更低,兩者同樣為英國殖民地文化相近,加上印度曾出兵助斯里蘭卡政府打游擊隊,兩者歷史上關係千絲萬縷,企業要打入當地市場,循「官方途徑」似乎比較容易。

綜觀看,斯里蘭卡首都及旅遊城市發展比較好,但與鄉郊的距離太大,而且人口分佈分散,城市化程度不高,要真正全面發展則需要很長時間。

《一帶一路》政策在斯里蘭卡的政治味道比商業味更重,紅資大企業都得不到太多油水時,更不用說小企業有什麼直接得著。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