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與金融

大學生靠吃蟲創業 融資4300萬

EXO

聯合國糧農組織在2013年發表了一份報告。這個世界上,至少有20億人把昆蟲當作糧食,人類可食用的昆蟲全球超過1900種。

中國貴州仫佬族就把每年農曆六月初二定為吃蟲節,這一天家家戶戶的飯桌上都擺上蟲子宴,著名菜色有酸螞蚱和糖炒蝶蛹。

兩個大學生靠吃蟲創業

雖然吃蟲很嘔心,但美國Brown University竟有兩名學生Gabi Lewis和Greg Sewitz靠吃蟲子創業,並獲得了3000萬的A輪投資,投資人包括Uber和Facebook的創辦人。

他們是Brown University的學生,同住一個宿舍。

Gabi喜歡健身,要練出肌肉需要吃蛋白粉。但一次偶然機會,他看到一篇關於蛋白粉的權威論文,文中闡述蛋白粉的種種副作用,包括會導致腎衰竭,令他感到震驚,於是決定不再吃蛋白粉健身,開始自己研製蛋白棒。

Greg修讀認知神經學和英語。在參加麻省理工學院的一個會議時,他看到了聯合國發佈的相關報告,知道昆蟲是可持續的食物來源。

同樣重量的蟋蟀與牛肉相比,每100克已含有69克蛋白質,遠高於牛肉33克的蛋白質含量。

於是Greg決定將蟋蟀加到自己的配方裡。

他們首先把蟋蟀放進冰箱裡冷凍,然後再放入烤箱脫水,最後用攪拌機打碎,加入到自製的蛋白棒配方裡。為了測試產品,兩人開始在超市附近和健身房派發蛋白棒,並把原料稱作「蟋蟀粉」。

他們發現,用廉價的蟋蟀作為原材料,簡直既經濟又實惠。

其後,兩人利用配方手工製作蛋白棒和三文治,又在Kickstarter上發起眾籌,為第一輪生產募集資金,並在72小時內達到2萬美元的預期目標。這個為期30天的眾籌活動共募集到54911美元。

起步艱難 需要磨合

Gabi畢業後辭掉了高薪工作,Greg也放棄了研究生學業,決定在紐約創業。

在正式創立EXO能量棒時,他們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要找到一家有機蟋蟀養殖場,因為作為食物原料的蟋蟀一定要保持乾淨衛生。

第二個難題是要找到願意生產這種蟋蟀蛋白棒的廠商,因為使用大量昆蟲作為原材料,具有很高的傳染病風險,並不是所有廠商都願意冒這個險。

在解決以上問題後,他們在2014年3月接到了5萬條蛋白棒的生產訂單,並在幾週內在網上被搶購一空。在供不應求下,客戶追加了10萬條的訂單。

同年的9月,他們在風險投資中額外募集了150萬美元的投資額。

雖然產品在市場上已打出了一點名氣,但是產品只有可可口味,口味過於單一的問題一直未能解決。研發新口味迫在眉睫,否則只會消耗積累的人氣。

兩人決定加入多一位合夥人,以彌補自己經驗上的不足,最終他們找到了共同朋友Conner。Conner是一間米芝連三星餐廳的主廚,自己還開了一家高檔餐廳。

Conner除了負責研發新口味產品,還充當兩位創辦人的調節角色,為大家解決很多矛盾,令很多爭議問題都變得簡單。

昆蟲蛋白棒融資4300萬

3位合夥人知道只有味道好是不夠的,他們還要解決大眾認知這個障礙。」在美國,不是很多人會吃昆蟲食物,EXO能量棒在前期能取得十幾萬的銷量,很大原因是獵奇心理與眾籌時期所積累的人氣,如何讓昆蟲食品真正打開市場,才是最艱鉅的考驗。

他們首先選擇把健身人士視為原始顧客。為了健康和安全,他們堅決不加任何化學添加劑。他們在Conner的幫助下,把口味增加至4種,其中3種都是不含任何穀物和添加劑,並且定價$3美元。

在宣傳方面,他們選擇在健身房附近做推廣,並在商店裡僱傭了「試食員」,來宣傳和講解他們的「昆蟲蛋白棒」。他們利用社交網絡和社區活動來教育市場,獨特的創意,和行之有效的推廣,令Exo成功維持其市場地位。

雖然現在有其他新企業也加入生產以昆蟲為原材料的蛋白棒,但很多還停留在實驗概念階段,或是僅局限於地區銷售。如今,EXO蛋白棒75%的銷量都是透過網上渠道賣出,而在美國就有200家實體店和健身房都有銷售,連超市的貨架上都有EXO的產品。

獨特的創意與良好的執行力,很快便引起了天使投資者的注意。現時,Uber和Facebook已成為EXO的投資者。

最後,EXO一共成功融資4300萬港元,證明一個概念,足以帶動到一間企業。

 

EXO Protein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