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與金融

對社會主義缺乏了解的世界-中國人的社會文化思維

对社会主义缺乏了解的世界-中国人的社会文化思维

我在讀書時研究中國模式,對其了解都不及我在中國工作短短的幾年那麼透徹。

社會主義制度對「和諧」的定義並不單單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也不只是國家主導經濟裡帶有市場經濟特色那麼片面,而是在社會主義和中國文化的合體之下,「和諧」可解讀為將所有事物都「同質化、普遍化(Generalisation)」。基於中國人背誦式的教育制度及權威性社會價值觀,他們很容易為所有事先作「定義」或歸納,同時對所有被定義的事訂立一系列應對動作。雖然大部份時候這些「科學化」的思維都有一定機率的命中率,但在忽略批判性思考訓練及缺乏反叛因子底下,這種讀死書的思維總會令任何出現相似條件的事都免於節外生枝地一概被定義為同類事件,因為人們都不會因應每一個特殊情況做出相應的對策,說白了就是用同一種方法去處理所有問題。舉一例,市場認為在餐廳門口安裝一部免費貼紙相打印機能夠增加用戶體驗,於是餐廳嚮應民意照做便是,幾乎每一間食肆門口都有一部不停製造嘈音的貼紙相打印機;對於沒安裝打印機的餐廳,市場甚至東主自己也認為「不合格」,因為他無法達到大眾對「成功餐廳」的「定義」。

在社會主義特色底下,這種「同質化」(對上一代大陸人尤其影響深遠)讓所有事物都變得很「基本」,即是「坦克不就是會發炮的車」、「火車不就是在路軌上行走的車」,因此他們很努力很專注於「怎樣把事情做好」,但事實上「事情沒想像中那麼簡單」,所以出來的結果大多都「不倫不類」,或精細欠奉,形成「差不多」文化。

我接觸過一些內地企業管理層,他們認為現在市場流行「用户體驗」一字,而「用户體驗」的其中一個定義就是有售後服務,於是在餐廳門口貼了大字報,說「咖啡不熱免費再沖」,並沾沾自喜。於我而言,這是多餘,因為良好的管理根本不會容許出現不熱的咖啡。

這種社會主義思維引伸出的問題是,若果基本需要無法滿足一個人時,他們就需要利用官方途徑來提出要求,形成「送禮」、「通融」的文化,當權力集中在小部份人手中,自然就形成官威;官方途徑以外的方法,就是同質化下大眾未必接受到的方法,那當然不會「高調執行」。

另外,這種社會主義思維亦導致市場忽略「人的價值」,即是忽略人在整件事裡的處理能力。中國有大大小小的創新發明,目的都離不開「把中間人的成本完全消滅」。但本身,中間人的存在就是為了處理不同人不同需求的差異,向市場大量輸出同質性產品,只會令產品偏向於價格性競爭。

從教育、體制和政策上看,太過多元化的大眾市場對於中國政府來說不是好事,相反寡頭經濟對於控制市場百利而無一害。在中國的每一間「有潜力」的企業,都被安置了一個黨部門,負責「教育工作」。然而,我們所看到的表面歌舞昇平,其實是中國政府運用其背後的操縱力,將所有資源集中投放在國企和國家項目上,為市場「製造氣候和氛圍」,然後容許市場以「自己的方式」運行,就如淘寶製造了女神節,所有餐廳零售店都跟著推出相應優惠活動,但這是個什麼樣的節日?不用深究,反正「跟著老大哥做生意就是了」。實際上,中國市場並沒有「開放」,而是政府用另一種形式來操控市場,萬變不離其宗;中國政治比任何體系更精英政治。

 

中國創意工業的發展

在中國政府眼中,顛覆性的創新還是由國企來完成,大眾市場最好在微信微博等大框框下,繼續「二次創作」。這種運作模式,對於平民發展創新科技極為不利,而一旦一些無獨有偶的創新在平民之間爆發,一些紅色資金將以國企或「代理人」的身份,透過注資、購買股份來控制股東,這是中共後現代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

換句話說,中國將以入股、融資等捆綁式「合作」,左右任何實體包括外國政府的決策權,這正正合符一帶一路的原則;進軍中國市場的一眾潜力企業,到了一定時候,國企也將參一腳,「共享成果」。

在可見的將來,這種泛政治化的國際交易將繼續盛行,且越來越多。然而,這種中國人做生意的手法,是社會主義底下的產物,還是這就是本身中國文化;究竟中國在沒有受到社會主義的影響下,是否也會發展出相似的經濟模式?如何與中國大陸以外的華人做生意?值得討論。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