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效法中國創投風氣,在香港可行性有多大?

中國香港

目前中國國內創業風氣旺盛,至少國外的感覺是,於是世界各國紛紛向中國借鏡,希望能在全球創新行業裡搶一席位。

的確,近年中國各地都掀起一股創業潮,在咖啡店、超級市場,甚至的士司機行車通話都在談大生意「合作」,金額「億億聲」,令一眾香港高官搶著北上學師,商界更大力提倡。那究竟將中國的初創風氣引入香港可行性有多大?

 

市場取態

有人反映香港很難找到投資人,這是真的,不過我們得去了解一下其背後原因。

首先,融資者有好的理念,想將它商業化,就得找投資者投資。就投資者而言,會否把資金壓在一個陌生的理念上,得看眼光、資金是否充裕、投資者背景、市場氣氛等因素。目前中國距離知識型社會還遠,投資者對數據科學分析了解不多,能夠接觸的消息來源不多,容易受傳媒所鼓吹的投資熱風所影響,對項目盲目投資的情況屢見不鮮;相比歐美等地方,國內初創企業管理不算成熟,很多時融資者只要拋出理念,就會有投資者參與,至於融資者和投資者兩者有沒有相關行業知識,這不太重要,導致有過半數項目因經營不善而失敗告終,有不少更因過度膨脹而周轉不靈。

香港是一個知識型社會,人均學歷高,不少上一輩也擁有碩士學歷,對投資理財具有獨立看法和分析經驗,而且市場早已慣用大數據分析形勢,接觸的消息來源多元化,自然投資時會比較審慎,對中國的「非理性」投資都「嗤之以鼻」。

Startup

戰略性投資者

雖然中國經常出現大手筆融資,但往往都是國企或是國有基金出資,私人企業融資寥寥可數(大部份大型私人企業自設政治部,或法人股東都是黨員),即使有背後都離不開政府操控,因此除了獲得資金,政府很多政策在背後也會開綠燈,增加融資者的勝算和融資速度。

另外,在中國要融資成功,初創行業必須跟隨「國策」,例如國家規劃需要發展能源、運輸及人工智能科技,則相關行業很容易就獲得國企的資金。單車雖然不算主要交通工具,但因其有效將微信支付科技與運輸工具結合,加上支付科技能將個人在城市內的移動數據上傳到數據庫分析,背後充滿政治色彩,自然得到廣泛的支持。

雖然市面上有多間單車初創在互相競爭,但背後的金主也離不開國有投資人,而且中國一直都希望在開放市場之前,讓企業互相競爭磨練,以應對日後的潛在外來對手。這種市場經濟或干預市場手法香港未必樂於看到,也絕對行不通。

 生活成本

網上的數據可能不太準確,量度準則也有點離地,但至少在國內你感受到的,是他們有空餘的資金去做一些小生意。空餘的資金可能是來自退休金、棺材本,又或是大半生儲下來的資金。縱使國內也面對通脹問題,但相比香港所面對的「高級化」問題,普通人要選擇簡簡單單過活也是可以的,辛勞半生儲下來的資金絕對能夠做一些投資。

香港樓價高企,生活指數極高,「高級化」令光顧最平民的餐廳也得付高級餐廳的價錢,變相令人除了打工之外,投資的態度極為審慎。

人才庫

除了以上原因之外,香港缺乏相關技術背景人才亦是主因之一。

中國現時每年出產700萬技術人才,單單是網絡工程師及機械工程師,人數已超過150萬,這些人才都是科學創投所必備的。反觀香港過於側重金融商業人才,或過於著重培育商業專才(明顯地,是為了國家發展政策,以香港為南中國的金融服務中心,其餘城市負責生產及研發等分工),令普羅大眾對技術含量較高的、且風險較高的創投行業都不感興趣。

另外,在香港由於投資的渠道很多,一般人情願選擇股票或海外基金這些「低風險」投資方法,也很少以入股形式支持初創企業。

筆者在中國工作多年,曾帶領香港公司在廣州建立分公司,由初期起步到與當地人打交道,都算有點心德。在這裡不是要鼓勵香港把自己邊緣化,叫大家什麼創新都不要做,而是把兩地實際情況告訴大家,讓大家了解自己在世界上的定位,究竟「香港」這個國際品牌是建基於產品創造能力、人才還是金融服務業?未來創投行業將成為主導,還只是一個潮流?

香港要彷效其他地方的創新風氣,不單單成立什麼什麼中心就可以,而是從根源徹底改革,將知識型社會變化為「智慧型社會」。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