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

為何「一帶一路」風險高如賭博?為何美國那麼「老定」?

一帶一路風險
  • 26
    Shares

這是個敏感的話題,但在這個熾熱投資氣氛底下,投資者務必要細心分析當中的細節。

一帶一路主要由兩部份組成,第一個是陸上的「一帶」,原本是古代絲綢之路。設立這條路的主要目的,是讓中國在沿線國家發展新基礎設施,尤其是鐵路和公路,通過俄羅斯、中亞和中東將中國內陸省份與歐洲連接起來。

在這「一帶」中,地緣政治是個致命點。歐亞大陸幅地廣闊,但人煙稀少,光是氣候已經變化多端。在這些地區興建高鐵,所需的技術含量極高,單單要克服不同氣候、地形和土壤已經是個大難題,即便是成功克服,其投資額和維修費也十分巨大。沿線城市大多落後不堪,市場消費力薄弱,基建難以在短期內回本;城市分佈也太分散,城市化進程不高,要將產品銷到當地,單是運輸費已令成本相當之大。

這些地方雖然人煙稀少,但宗教、種族和意識形態複雜,單是語言已經存在數百種,要生產一件同時迎合當地所有市場的產品幾乎不可能,但這些市場過份細分也令研發費用高昂。

中亞也是世界上政局最不穩定的地方之一,自古以來不同民族各自為政,這些地區更是前蘇聯為了更容易掌控而拼拼湊湊出來的。光是國內社會已經存在多種深層次矛盾,身處在同一個國家裡,不同種族之間的衝突時有發生。更甚的是,這些是擁有民主制度的國家,即使是細小種群也有機會發聲,社會內存在多種聲音,令政策推行屢屢受阻。這些地方官僚主義盛行,某些更政局不穩,部份地方存在遊擊隊,政治風險相當高。

另一條的「一路」本質上是一條新海上絲綢之路。

現時全球70%以上的貨運量是經海上進行的,海上絲綢之路可讓中國在沿線國家建立更多港口,讓國家之間通商變得更容易。

雖然中國成功與馬來西亞達成共識,合作開發深水港皇京港,以此壟斷馬六甲海峽的船運;又在新加坡旁邊的新山建設新城市,意圖為新加坡製造一個潛在對手。但可惜計劃被這個袖珍強國新加坡與另一區域強國印尼聯手破解,兩國簽訂多項合作備忘錄,新加坡的港口地位沒有動搖之餘,更因政治理由被印尼捧為戰略夥伴。

另外,泰國原先計劃將曼谷鐵路與雲南鐵路網連接的項目也被當局閣置,原因是經衡量後泰國認為高鐵的成效不大,而且在競價中出現性價比更高的日本鐵路,最終泰國決定與日本和港鐵合作,先強化首都鐵路網。

同時,「鐵巴」巴基斯坦因中國的融資條件而取消其140億美元的迪阿莫-巴沙大壩項目;尼泊爾指中國公司財務違規,宣佈取消一個值25億美元的水電項目合同;緬甸停止與中國合作興建一個價值36億美元的大壩項目;人口大國孟加拉也選擇放棄與中國合作,改為與日本興建鐵路。

現時,只有斯里蘭卡和菲律賓容許中國直接投資港口。斯里蘭卡城市化進程緩慢,港口回報率極低,印度的政治壓力,加上當地人對印度文化的傾向,令中國在當地的投資成了未知之素。菲律賓雖然歡迎中國資金,但政府為了打擊國內恐怖主義,仍然會依靠美國的軍事援助,預料對中國開放港口的步伐不會很快。

從美國的角度來看,中國海上絲綢之路上的實際收益被誇大了。目前只有非洲某些國家願意借出港口予中國作軍事港口,但東南亞一日沒有國家願意借出港口,以目前中國海軍的實力來看,一日都不會有能力駛出這個圍堵圈。

一帶一路的倡議,最終目的是為了讓中國將國內產能過剩的「低端貨物」,出口到這些沒能力自己生產、卻在發展中需要用到廉價產品的發展中國家,藉此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這個「偉大目標」需要強大的內需市場,加上龐大的產能過剩才能出口,畢竟出口量不夠多成本就會提高,再運到老遠地方出售,價格競爭力自然大減。

值得注意的是,現時中國經濟不景氣,東北經濟幾乎癱瘓,接連有大型企業倒閉,連帶周圍的中小企和上下游產業也受到影響,工人工資幾乎沒有上升過。其他省份的經濟也不見得好,以廈門一個位於市中心的10萬方單位計算,以往能租30萬人民幣一個月,現時只能以5萬割價出租,某些單位更是空置,不少中小型酒店無法經營,社會壞帳情況嚴重。

另外,中國正急於產業轉型,當中必定會淘汰大量低技術產業,龐大的失業人口能否繼續支持國內消費?究竟能否製造大量「產能過剩」?這是一大疑問。

產業轉型意味著只有少部份人有足夠資金投入去生產高增值產品,失業人口若無法適應轉變,對國內發展將會是個大隱憂。再者,這些Made in China的高增值產品在國際市場上競爭力如何?現時我們只看到某些智能手機品牌成功跑出,它們也是利用偏低的價格搶佔發展中國家的市場,若中國未能在短期內改善以上種種困難,再過多幾年這些國家後來居上,中國品牌將會是「腹背受敵」,經濟將會是雪上加霜。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