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與金融

美國開放大麻藥物研究限制,能否刺激相關藥品市場?

大麻藥物

現實中,我們要買到大麻比想像中容易。

在過去約20年間,美國先後有23個州以及哥倫比亞特區通過了法例,讓大家合法使用大麻作為醫療用途,而奧地利、加拿大、芬蘭、德國、以色列和西班牙等國家亦有相似法例。

支持大麻合法化的人士認為,大麻能安全且有效地醫治許多棘手的醫療問題,而反對者則認為它們的好處被過份誇大,並認為支持者忽視了大麻的危險性。他們大多數表示,讓藥用大麻合法化的真正目的,其實是讓人們更容易取得大麻作娛樂用途。

《美國醫學協會雜誌》最近發表的一項評估報告,全面探討以大麻或大麻素作為治療的利弊。他們隨機對照了79個試驗,當中涉及6,400多名參加者。

報告顯示,藥用大麻的確能完全解決化療所引致的噁心和嘔吐症狀,47%患者在使用藥用大麻後情況得到改善,成效相當顯著。若果將疼痛程度以0-10分表示,超過半數人的分數降低了約一至兩度,反映大麻有助消除痛楚,更有機會減少出現多發性硬化症或截癱的痙攣情況。

這些研究結果之所以非常重要,是因為它證明了大麻和大麻素的確能有助治療頑固痛症,間接令美國放寬藥用大麻市場。

長久以來,美國政府的政策幾乎杜絕任何人接觸到大麻。美國緝毒局一直把大麻列為一級管制藥品(即毫無醫療用途且具高度濫用風險),即使研究人員千辛萬苦獲得研究批文,他們也幾乎不可能取得任何大麻。

以往,密西西比大學是美國科學家唯一可以獲得大麻作為研究的地方。校方與美國政府簽訂了合同,允許每年種植僅僅21公斤大麻,即是只足夠製成5萬根大麻煙捲的份量。去年,政府將限額提高至650公斤,而在上個月,政府更額外取消了門檻,令研究人員更容易取得大麻作研究用途。

除著美國政府逐步開放大麻限制,我們可以估計到,未來研究人員或者能夠像普通製藥公司一樣進行大型試驗,而製藥公司亦有很大機會能夠透過聘請這些研究人員,來獲得研發大麻類藥物的技術。這有機會為製藥公司的價值帶來刺激作用。

 

然而,與大麻相似,許多獲批准用於治療慢性疼痛的藥物,如鴉片類藥物(Opioid),均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持可安全地長期使用,而且這些藥物非常危險的,它們的副作用會對身體造成重大損害。這些副作用包括頭暈、口乾、噁心、乏力、嗜睡、嘔吐、神智不清、意識模糊、失去平衡力和出現幻覺等,也有被濫用的風險。

除了化療後遺症外,以往美國有不少人都相信大麻能有助治療精神病、青光眼、抑鬱症、焦慮症和睡眠問題,但相關試驗的數量較少,不足以證明大麻具有相關效用,預料政府開放相關範疇的可能性不大,導致大麻的藥用範圍沒想像中大。

另外,要成功開發一種藥物,可能需要超過十年時間,並且進行大量臨床試驗。大麻類藥物的研究比較遲,目前沒有大量案例證實其具有針對性治療方向,且沒有一套嚴格的標準去量度成效,例如: 究竟到什麼程度的痛楚才能用藥? 是不是每種化療的痛楚都可以用藥? 這些問題都會導致大麻類藥物的開發時間比普通藥物還要長。

現時,所有研究都以學術為主,距離民間研發階段還有一大段距離,加上社會對大麻的使用仍然存有保留,需要花相當長的時間才能獲得更多醫學實證,要真正商業化或從中獲利,相信並不是未來5年可以做得到的。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