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與金融

農村金融泡沫已現形,金融機構:仍值得發展

農村金融

2年前,中國政府發表了關於農村經濟的政策報告,大力鼓勵發展農村金融,連社科院也預測農村金融有3萬億的潛在利潤,令農村金融近幾年十分盛行,增長規模更在2017年跑贏所有金融領域。

一向「食政策飯」的中國企業,能否在政府的大力發展下,在龐大的農村經濟裡分一杯羹?

然而,這起步不久的農村金融業很快就成為了市場焦點,似乎一場泡沫即將來臨。

 

中國農村的金融實況到底是如何?

月入$3000人民幣的陳果,是湖北省的一條村落的農民,擁有數畝農地,並種植栗米為主。他希望效法蒙牛乳業等大企業,將農地發展為「大農場農業」,於是他只用了一張農民身份證,向農村金融機構借貸20萬來購買機器。

所謂的農村金融機構,其實就是農村高利貸。因為農村發展較落後,交通不發達且分佈散落,要放貸或追貸十分困難,加上農民的知識水平不高,傳統金融機構很少肯向他們放貸,間接造就了農村高利貸,或同村高利貸。跟朋友談起,現在甚至越來越多富二代或大學生回鄉從事這個行業。

知識水平比較低的農民,在國家推出扶持政策後紛紛借貸發展,欲想成為「下一個馬雲」。在資訊不流通的情況下,農民根本不清楚風險和正常借貸的利息率;雖然他們擁有智能手機,但很多都是電話公司贈送的,年長的不太會用,最多也是用來「斗地主」,但偏偏有權力和家庭地位去借貸的人就是他們。

根據斯比研究指數顯示,有些農村高利貸的年利息高達36%,但在國家發展的一大片歡呼聲底下,農民還趨之若鶩,並顯得不以為然。

另外,農民一心想發展業務,卻在缺乏基礎管理知識下無法企業化營運農業,而高利貸亦因為農業市場缺乏完整數據,或乾脆不參考數據,就向農民放貸,變相造成巨額壞賬。

「農業講求天時地利人和,在發展落後的農村裡,農民只懂得利用農藥去控制蟲害,或加大施肥劑量來增加產量,甚至連水霸都可能是臨時搭建…相比外國真正的大農場農業,差距甚遠。」天利金融發言人王治心說,「農產品生產具週期性,氣候、溫度、政策、市場、種子、飼料等等,這些全部都是風險,分分鐘血本無歸。」

金融機構市場心態

在一片利好消息底下,全國掀起「下鄉」風氣,吸引了一些大型機構,如中和農信、農業銀行,甚至螞蟻金服和京東金融,都進軍農村金融市場。

為了盡快擴大市場份額,這些金融機構或高利貸「來者不拒」,只要看到一張農民身份證,就可以借貸幾十萬。因此,有不法份子利用農村的落後,用$2000買上一張農民身份證,借貸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少金融機構業務代表會告訴當地農民,借用證件建立全套資料,例如拍攝家庭照等,一旦放款成功,就給他們2000元現金。」從事農村金融的風險經理張帥說,「農民覺得用一下身份證拍幾張照片,沒什麼大影響。」

這些金融機構業務代表,會先利用農民身份證借貸,等錢一到就給農民$2000現金,久而久之,在農村裡就會產生「口碑效應」,以為借用一下身份證就能拿到$2000,待過了一年後農民才知道被騙,但業務代表就不費吹灰之力拿到幾十萬。

這樣的操作,導致農村壞賬高企,在短短的2年間,超過20%金融機構倒閉。

儘管如此,不少金融機構依然熱衷這個市場。

「實際上,農村的風險控制比城鎮更加好。」張帥說,「城鎮人口有很大的流動性,給他們放款,很可能今天放貸,明天人就憑空消失。」

在農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農民的土地、房子,甚至祖墳都在這裡。而且農村是一個熟人社會,一個人只要失去信用,他在村裡基本上就地位盡失,使農村的實際壞賬情況比想像中低。

「如果農民不肯還款,只要我們拿個大喇叭去村里大喊,或逐家逐戶門口敲鼓,一般沒過幾天農民就會還錢了。」張帥說,「在農村這個熟人社會中,臉子比金還要貴。」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