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

埃賽俄比亞將成為東非的金融中心 機遇還是隱憂?

埃賽俄比亞

埃賽俄比亞,一般人對這個國家的認識大多數來自救援團體的海報,一般的形象都是爛地一片、吃不飽穿不暖的孩子與蚊子共居。根據Atlantic Council數據顯示,埃賽俄比亞有望於2017年超越肯亞,成為東非的主要市場兼金融中心。過去10年,埃賽俄比亞的平均經濟指數達10.8%的增長速度,且國民生產總值不斷提高,已成為東非數一數二富有的國家。

近年,這個東非國家成為市場焦點,不少海外投資者開始大手買入其房地產及產業,究竟是什麼原因?

機遇

埃賽俄比亞擁有1億人口,是全球第13多人口的國家,2016年人均生產總值為650美元,按年升9%,這個高增幅似乎從未在非洲出現過。人口龐大,為區內帶來強勁且低廉的勞動力,不少日資企業開始在該國設廠,主要為食品生產商和大農場企業;龐大的人口亦為消費品和食品市場帶來商機。

這個前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一直以國有企業為市場骨幹,運作模式與中國國企相似,都是政府透過將財力權力集中在一間國企裡,然後進行各種投資。但過去3年,該國開始慢慢容許更多的私營企業出現,並允許國企私有化,似乎有擺脫操控市場的意向,並慢慢走向自由市場經濟。

急速城市化亦為當地的房地產市場帶來機遇。根據Africa Development Bank Group的數據顯示,埃賽俄比亞市區城市化按年增長3.8%,預計2037前有全國有一半人口生活在繁榮的都市圈內。現時,生活在都市圈內的大部份都是外國人、富豪及專業人士,他們為當地的一級房地產市場帶來強勁的需求。

另外,埃賽俄比亞亦是各大國爭相投資的國家。埃賽俄比亞位於東非的正中心,與中東主要市場接近,相比飽受戰亂影響的鄰國更具有地理上的戰略意義。美國、中國、日本及歐洲各國都試圖加大力度投資該國的基建,最有代表性的是由中國投資的奧摩河大壩,以及兩年前通車的Addis Ababa輕軌列車。美國及日本亦大力投放資源建設當地的農場,包括三文魚加工工廠及咖啡農場,令該國的食物農牧業人口佔全國人口的百分之八十。

埃賽俄比亞

隱憂

縱使埃賽俄比亞的前景一片光明,與歐洲和亞洲國家相比,它的發展和人民富有程度仍然相距甚遠。650美元的人均生產總值,只能為低廉的消費品提供市場,部份人仍然活在貧窮線上,需要聯合國的救濟才能生活;知識水平極低的龐大人口為該國帶來負擔,數據指出,該國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只佔總人口不足10%,而且因為發展機會不多,高知識人士大多選擇出國工作,甚少留在國內,因而造成大量人才流失。國家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亦導致大部份女性勞動力無法釋放出來,風化案亦時有發生。

埃賽俄比亞的能源基建不足是它的致命傷。現時還有相當一部份的人民使用木塊作燃料,導致當地森林砍伐情況嚴重,除了令土壤鬆散不利農業之外,失去樹木令土地乾旱、在大雨時出現片流因而造成人命傷亡。

 

另外,鄰國的政局不穩為埃賽俄比亞帶來沉重的難民負擔。單單南蘇丹和索馬利各自的內部軍事衝突,已為它帶來超過70萬人的難民,他們亦是恐怖主義存入該國的源頭。

埃賽俄比亞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