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480萬加拿大人活在貧窮線下,皮爾區對移民政策的反思

加拿大移民政策

目前,加拿大有近480萬人活在貧窮線下,當中有120萬人為18歲以下小童。

較早前,加拿大多倫多和約克地區的志願團體United Way發佈了一份令人震驚的報告。報告指,整個大加拿大首都圈成為了全國財富不均最嚴重的地區,而且差距越來越大,比周邊地區高出2倍。位於西北部的皮爾區是重災區,在40多萬居民當中,超過一半為貧窮人口。這個地區的貧窮人口於1980年時只有2%。

這種財富不均的現象阻礙了大部份向上流動,並威脅到了加拿大向來引以自豪的人人平等和機會均等的價值觀。

但為什麼皮爾區的中產階級會突然變窮了?

對於當地人來說,這種財富不均與城市高速發展「並駕齊驅」。

布蘭普頓是皮爾區的中心城鎮,過去20年大量移民湧入,令它的人口和經濟增長的速度都是加拿大其他地區的3倍。現在的布蘭普頓已經是加拿大第9大城市。20世紀80年代,布蘭普頓曾經是一個以白人為主的小鎮,到了今天,超過44%的人口是南亞人,73%來自外來人口。

近年,加拿大的主流媒體甚至政府都開始反思,引入移民的同時,是不是也為國家引入了財富不均?

目前,加拿大社會裡仍然有大部份人認為,新移民之所以收入低是因為當地人對外來者的歧視和社會安全網出現漏洞。但是研究指,新移民語言技能不足、資歷參差,缺乏社會網路和融入不了當地文化也是招致貧窮的原因,尤其文化共融需要多年才能建立。隨著加拿大社會結構不斷改善,經濟也步向知識型社會,新移民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趕上。與此同時,大量移民湧入,住屋、學校和社會服務都需要在短時間內作出調整,對政府這個龐大架構造成巨大壓力。

移民越多越好,這一個想法一直受自由社會知識份子支持。他們認為,高移民率是推動經濟繁榮的必要條件,能為社會帶來勞動力之餘,也可減輕老齡化人口的壓力,並為加拿大提供當地人所欠缺的創業活力。當地更有官員認為,到了本世紀末,加拿大應該以人口達到1億為目標,並希望每年引入34萬新移民。

各國都爭相搶奪移民人才,但事實上普羅大眾甚至是政府,都缺乏數據去支持這些政策繼續推行,當中還有太多未知之數。英國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家 W. Craig Riddell的文章是各國政府研究移民政策的參考指標,他曾經指出:「當本地加拿大人的出生率一直在下降的時候,移民的貧窮率不斷上升。」

移民人口不能抵消人口老齡化問題,因為移民也變老,生活費高昂都令他們生兒育女的意慾下降。雖然沒有任何明確的證據表明,移民能降低或促進經濟繁榮,但有大量數據顯示,無論對短期或長遠而言,接納移民的代價都十分高昂,包括政府支出增加、社區服務質素下降,及生活和就業環境變差。

以往,加拿大本地人會認為,移民的下一代會因為接受了當地的教育而做得比上一代好。但過去大量報告指,甚至乎新移民社群自身都認為,他們的下一代並未因此而向上流動,反而成為了貧窮人口,或被社會離棄的一群。

這是因為他們的上一代沒有資源,甚或沒有融入當地社會的門路;因為薪金比當地人低,他們需要多份工作才能支持高昂的生活費,工作時間長變相投放在子女身上的時間變少,長遠造成社會問題。文化和價值觀差異也令新移民下一代格格不入,與當地人越走越遠,甚至出現衝突,畢竟子女的價值觀都很受父母影響。

自由主義者一直認為,只要「種族多元化」就可以消除種族歧視,這種想法在北美尤其盛行。但不少經濟學家都開始相信,這是個不切實際的想法,因為它缺乏對人性的考慮。當大量新移民湧入時,所帶來的並不是少數融入大多數,而是將社會分成一個個獨立群體,而人類本身傾向與相類似、相同價值觀、有著相同利益的群體共居,這種分群分體的社會結構無疑是個計時炸彈,對政府管治甚至生活質素都帶來深遠的反效果。

英國政治經濟學家 Robert Skidelsky曾寫道:「移民的迅速湧入削弱了團結社會的紐帶,從長遠來看,它侵蝕了維繫國家福利所需要的人情味。」這是自由主義者所一直避而不談的事實。

然而,這些經濟學家並不是一面倒反對移民,而是指出,若果一個國家堅持要繼續這些移民政策,政府必須投放更多在迎新政策上,如何更快速地分配資源,令移民更快投入當地社會。不過,這是個極艱難的任務,畢竟要新移民融入當地,也得當地人接納,這些觀念上的轉變,非五時三刻所能改變。而當中所帶來的代價,則可能需要由當地人來承受。

To Top